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许蔚 blog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去年的blog,轉自我的msn 12月29日 14:20


星期二 五月 16, 2006 11:53 pm


写完论文,一身轻松,虽然考试在即,好歹也能有闲情逸致坐下来写些东西了。圣诞节已经过去了,虽然是洋节日,但还是很高兴的。南开的学生是幸福的,不论走到哪里,一到圣诞节总能听见熟悉的校歌的旋律。圣诞夜走在大街上,想到这个,心里不住地偷笑,高兴自己曾经是一个南开人。想念在南开,在天津的日日夜夜,醉酒、写诗、闲逛,一切的一切。在我用我的脚丈量上海的时候,不住的思绪引我回到天津的街头,在那样一个如今已经遥远的城市里,三个光棍从中国大戏院看戏回来走回学校,一对情人从所谓步行街走回学校。现在还有谁深夜在校园里漫步,冬夜在新开湖边醉酒,夏夜在马蹄湖坐到天亮。新的一年就要来了,2005,一个充满感动的年代即将逝去。但愿明年能回天津看看。

发表人: 许蔚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1) Permalink

算来很久没写诗了,懒啊!


星期二 五月 16, 2006 12:21 pm


收拾好羽毛,我为你画像

许蔚

夜空站在脸上
莞尔如你
微闭着眼睛
飞向黎明的好梦

昨天的荒野
前天的荒野
无人经过的夜空
莞尔如你

当你死在藤上的时候
收拾好羽毛
我为你画像
1:12
2006.5.17

发表人: 许蔚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2) Permalink

高兴还是伤感,不知道,麻烦


星期一 五月 08, 2006 9:00 am


从天津回来,偶尔有些诗兴,却没有时间,现在抽了点时间,在宿舍里喝喝酒,感受一下往日情怀,似乎有点伤感,下午打球砸到脑袋了,晕晕乎乎的,要早点睡觉啊,明天还要上戏曲研究课呐!

发表人: 许蔚    1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2) Permalink

插图目录


星期四 四月 27, 2006 11:21 pm


插图目录

地图
该地图标明了福建省漳州、泉州地区及其地方信仰的五个祖庭。

图片与影象
(所有照片均由作者拍摄)

1、 泉州某个宫观前,站在乡民代表前面的道士。
2、 扛着王船的乡民巡游队伍(漳州地区)
3、 进入漳州城郊的巡游队伍
4、 道德天尊老子画像(出自同安)
5、 道教祖师张道陵画像(出自同安)
6、 玉皇大帝(出自漳州)
7、 帮助道士神游星宫的图卷
8、 戏子将代表乡社子弟的人偶献给神明(漳州)
9、 道士度牒(莆田)
10、保生大帝
11、白礁保生大帝庙前扛着轿子跑的傩师们,轿中是来访的神像
12、保生大帝圣诞时的巫
13、记录清水祖师庙建造规划的宋代石刻
14、道教神灵画像下的圣坛排列着诸位地方神明,包括黑脸清水祖师
15、正在过桥的清水祖师巡游队伍
16、祖师巡游的终点
17、老妇人教孩子面对神明巡游的队伍时如何持香跪拜
18、摄于凤凰山道院内的广泽尊王
19、尊王庙图(出自《郭山庙志》)
20、尊王父母墓穴图(出自《郭山庙志》)
21、广泽尊王圣诞献祭
22、从地方神明到道教神灵:《敕封保安广泽尊王真经》
23、傩师书符,此符由宫观印鉴并分发给各家各户

图表目录

列表

1、保生大帝所受敕封列表
2、《郭山庙志》参修人列表(按籍贯与官阶)
3、北京的福建商人会馆所供奉的地方神明列表

图表

1、莅临广泽尊王父母墓献祭的官员(《郭山庙志》)
2、献祭所用器具和贡品

发表人: 许蔚    1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39) Permalink

正在翻的一本书,呵呵!


星期四 四月 27, 2006 11:48 am


《华东南道教科仪与民众信仰》

[美]丁何生 著
许蔚 译

谨以此书献给大卫和马莉•艾利斯•蒂安,
感谢你们把我带到了中国

目录

插图目录
图表目录
前言

概述
资料来源与方法论

第一章
福建道教
一封得自莆田的道士度牒(1981)

第二章
保生大帝:分香
《保生大帝真经》

第三章
清水祖师:神明的巡游

第四章
广泽尊王:仪式与传说的相互抵牾
《广泽尊王真经》

结论

附录一
宋代对清水祖师的四次敕封

附录二
有关广泽尊王的卷宗全集

附录三
经文的中文原文

注释
参考文献

发表人: 许蔚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166) Permalink

发在山大《周易研究》的一篇文章


星期日 四月 16, 2006 8:57 am


《左传》、《国语》易例之于《周易》之文本意义

许蔚

(华东师范大学,上海,200062)

内容提要:《左传》、《国语》所载之易例,向为历代易家所重视。其间“卜史”名义之下,掌占者实际身份之差异及《易》之实际应用方式之差异之于考察春秋时代或谓《左传》、《国语》时代《周易》文本之传播、接受及其形成情况皆负重要意义。
关键词:《左传》,《国语》,《周易》,文本化,经典化

Significance of the examples by Yi recorded in Zuo Zhuan and Guo Yu for the studies of Zhouyi's text

Xu Wei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Shanghai,200062)

Abstract: The examples of Zhou Yi applied in Zuo Zhuan & Guo Yu are always valued by experts of Yi. In the name of Bu Shi, difference of the users’identities and the methods of Yi’s usage played a important role in Zhou Yi’s dissemination, acceptance and textualize in East Zhou dynasty.
Keywords: Zuo Zhuan, Guo Yu, Zhou Yi, textualization, canonization

《左传》、《国语》所载之易例,《四库总目》所谓“太卜遗法”,不惟特显其神验,且于其间《周易》之形成或者接受过程亦可特见出。就《左》、《国》所见,掌占者不惟卜人而已,而常常是史官,以至其他人员。宗周礼乐讲求制度,《周礼》条陈井然,职官如卜、史等各有分别。但是王朝一级明确的分工到了诸侯国,卜、祝、史的职责往往由史兼掌 。而其他人员懂得《易》筮或类似筮法并施行之,在功能、思维上或与卜史相当,可将《左》、《国》掌占之人通谓为卜史。不过尚需注意的是,掌占者实际身份的差异于不经意间又恰恰体现了《易》之接受情况。在此需要先分别予以考察,将诸掌占者统计如表1,知有卜、筮5人,史11人,医1人,其他11人。



归诸史一类的11人中除名字本身已经表明身份的8人以外,又以董因、辛廖、蔡墨3人皆为史官。案《左传•昭十五年》董氏世督晋典,闻名者如董狐,即孔子以为“古之良史,书法不隐”的那位,则董因名虽没有“卜”、“史”,其身确为史官。又《昭十五年》晋之董史出于辛有,《襄四年》辛甲为周太史,则推断辛廖也是史官。唯昭二十九年之蔡墨身份较为可疑,其例当魏献子之问,魏献子主政晋国,与赵鞅为同时代人,则蔡墨乃晋人,而《昭二十九年》见“蔡史墨”当赵鞅之问,然而二例各仅一见,杜注谓“蔡史墨即蔡墨”,则蔡墨乃史。又晋有史墨,于《左传》之中凡四见,《昭三十一年》当赵简子问,《昭三十二年》一自言、一当赵简子问,以至哀九年阳虎(赵鞅)例亦见史墨参予赵鞅之卜。案《昭二十五年》赵简子即赵鞅,则此“蔡史墨”当即“史墨”。若然,则昭二十九年当魏献子问之“蔡墨”当与“史墨”为同一人,杜预、孔颖达等人即作如是观。
孙诒让谓“卜筮官通谓之史”。陈梦家《商代的神话与巫术》谓“卜辞中卜、史、祝三者权分尚混合,而卜史预测风雨休咎,又为王占梦,其事皆巫事而皆掌之于史。” 即卜、筮、史一般可通视为史,前文亦谓史兼掌诸职。而《论语》谓“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是医者乃巫,卜、祝、史亦巫,如此可将前三者归为一类人,也就是作为巫的分支掌握占筮之人,这一类人共出现17人次,且谓之“卜史”,应当是最早掌握《易》筮或者类似的筮法的,也是《易》筮或者类似筮法的最早传播者。在此先引庄二十二年周史以《周易》见陈侯例,以证所言非虚:

陈厉公,蔡出也,故蔡人杀五父而立之。生敬仲。其少也,周史有以《周易》见陈侯者,陈侯使筮之,遇观之否,曰:“是谓‘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此其代陈有国乎?不在此,其在异国;非此其身,在其子孙。……”及陈之初亡也,陈桓子始大于齐;其后亡也,成子得政。

周史以《周易》见陈侯,陈侯让周史为他占筮,验诸后世,而无不准。周史在此例中有意无意充当了一回《易》之传播者的角色。一方面他是有意把《周易》介绍或者说推荐给陈侯,另一方面这次成功的占筮无意中也有助于《周易》之传播。需说明的是,《左传》所记录之例皆《易》占筮实践成功之例,《易》筮如四库馆臣所言表现得神验非常,能遥知未来,这是《左传》的一个重要特色(《左传》也因此受到责难)。马林诺夫斯基以为在人类的记忆中,积极的证据总是强于消极的证据。巫术行为尽管常常失败,但却被解释为其他某种原因造成的反作用,巫师仍然受到信任,因为他成功过,在巫术氛围下他就是成功的 。相信在千百次的《易》筮实践中,失败也是常有的事情,在千百次的失败后积累的经验才使得占筮行为逐渐准确起来。而失败的阴影则慢慢为成功的光环所消散。从这一点上来说,《左传》的记载恰如卜辞的命、占、验一般,所谓积极的证据却又为《周易》的传播立下了汗马功劳。
按《左传》所载,庄二十二年周史、昭元年医和、昭五年卜楚丘、昭七年史朝、昭二十九年蔡墨明言用《周易》,昭三十二年史墨明言用《易》。就《左》、《国》可见其时多种筮法或筮书(类似王家台易简所谓《归藏》,或至少是不同的本子,如帛本《周易》)并存,此处史墨之《易》是否《周易》尚待讨论。按《周礼•大卜》“三易”乃《连山》、《归藏》、《周易》,在无证据表明有其他筮书名《易》的情况下,把史墨之《易》看作《周易》是可行的(或谓《易》与《诗》对,同为省称),那么在17人中6人明言用《周易》,而时间上主要集中在昭公时期。另有《晋语》董因曰“是谓天地配享,小往大来”,化用《泰》彖辞,所用基本可视为《周易》。就全部易例看来昭公元年及以后有7例占全部14例明言《周易》者的半数,其中6例在昭公时期,而此前襄公、宣公时期各2例,庄公时期1例,又《晋语》司空季子1例(属僖公时期)。这至少让人感觉到《周易》在昭公时期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又另就易例分布而言,僖公时期出现5例(包括《晋语》2例),与昭公元年及以后的7例相较而言,僖公时期掌占者或谓掌易者几为卜史之属,而昭公元年之后虽卜史官亦不乏其人,一般人的数量显然大量增加。
上述6人中除去周史以《周易》见陈侯有明显的传播行为不算,另五人使用《周易》,其中医和于昭元年引《蛊》(“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 。”)卦释蛊,史墨于昭七年引《大壮》(“在《易》卦,雷乘乾曰大壮 ,天之道也。”)释昭公客死。此二则引用《周易》,特别是史墨同时引用《诗》、《易》以解释昭公为季氏所驱逐而客死的原因,虽然其所言并非直接引语,而所谓不学《诗》无以言,史墨将《诗》、《易》并列,至少反映了《易》之经典化或者成为儒家经典的可能性。而其他四人以《周易》占筮,周史之“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为《观》六四爻辞,史朝之“元亨”、“利建候”为《屯》卦辞,卜楚丘之“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为《明夷》初九爻辞,又如蔡墨谓“《周易》有之,在乾之姤 ,曰:‘潜龙勿用’;其同人曰:‘见龙在田’;其大有曰:‘飞龙在天’;其夬曰:‘亢龙有悔’;其坤曰:‘见群龙无首,吉’;坤之剥曰:‘龙战于野’”皆与今本《周易》同;而董因之“天地配享,小往大来”则源于《泰》彖,二者的基本意义是相同的,可见其时文本形式的《周易》卦爻辞至少部分已基本定型。



其他11人的实际身份相当复杂,他们不是卜史之类的专门官员(如司空季子、王子伯廖、穆姜、郑子大叔、孔成子、南蒯及《周语》之晋人之类显非卜史。唯个别人身份不明,如陈文子,就《左传》所载事迹,谓之史可,谓之非史亦可,其身份实难断定,但至少从名字上来看不是卜史),但是对《易》筮或者类似筮法都比较熟悉,甚至能娴熟运用,可视作一类人。这些人身份虽然复杂,但至少是高级官员,甚至王子、夫人之类的贵族。他们的地位比较高,有机会与卜史接触,在掌握了占筮之后,一方面自己要运用,另一方面在运用过程中无形的起到了传播作用。如此,他们在《易》筮或者类似筮法的传播过程中既是接受者又是传播者。又如甲骨卜辞常有王亲自掌占的例子 ,《国语•晋语》则有重耳筮得国例(解占者乃筮、史、司空季子),《左传》则有哀十七年卫侯亲筮例皆类此,重耳、卫侯非如上古之王身兼巫职,但是至少说明贵族们是容易接触到《易》筮的。在《左》、《国》载例中,相对于卜、筮5人,史11人,医1人以及分布时期来说,这类人与史的数量相当,似有渐多的趋势,表明《易》筮或着类似筮法在卜史等专门人员以外获得了比较广泛的接受和应用。
按《左》、《国》所载,《晋语》司空季子、宣六年王子伯廖、宣十二年知庄子(凡三见,且《左传》尝载“知庄子以其族反”,似当非史)、襄九年穆姜、襄二十八年郑子大叔、昭七年孔成子、哀九年阳虎(考《昭二十七年》以至《定九年》,阳虎柄政于鲁,且“鲁患有阳虎”,则哀九年之阳虎如非另有他人,当即鲁之阳虎,应非卜史)明言用《周易》,昭十二年子服惠伯(南蒯)明言用《易》。按前文所述,则共8例明言用《周易》。前文既已对明言《周易》的问题有所阐述,则此处仅对《易》作为《周易》简称的问题作进一步的讨论。昭十二年例:

南蒯之将叛也,……南蒯枚筮之,遇坤之比,曰:“黄裳元吉”,以为大吉也。示子服惠伯,曰:“即欲有事,何如?”惠伯曰:“……且夫《易》,不可以占险,将何事也?且可饰乎?中美能黄,上美为元,下美则裳,参成可筮。犹有阙也,筮虽吉,未也。”

子服惠伯(于《襄二十五年》以至《昭十四年》凡数见,常于盟会等外事场合参予应对,若行人之类,似非卜史,然《昭七年》见与梓慎并举,梓慎是著名的卜史官,则子服惠伯似又为卜史之类,然而此点毕竟不足为凭,此处当可列为一般人)反对南蒯的反叛,且不论其以道德观念论“黄裳元吉”与今本《易传》之关系,他说“《易》不可以占险”,以《易》作为《周易》的简称与前文史墨之《易》类似,但非如史墨将《诗》、《易》并置。此处的《易》仅仅是一种简称,是一种对大众或者贵族阶层来说都比较熟悉的东西的简称,其意义不言而喻。
在明言用《周易》的8例中,宣六年王子伯廖、宣十二年知庄子、襄二十八年郑子大叔、3人是直接引用《周易》进行说理。王子伯廖谓“其在《周易》丰之离”,知庄子谓“《周易》有之,在师之临,曰:‘师出以律,否臧,凶’”,郑子大叔谓“《周易》有之,在复之颐,曰:‘迷复,凶’”。所引与今本《周易》同。而另5人以《周易》占筮,其中司空季子(“是在《周易》,皆利建候”)、穆姜(“是于《周易》曰:随,元亨利贞,无咎。”)亦同今本《周易》,而穆姜以“元,体之长也;亨,嘉之会也;利,义之和也;贞,事之干也。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合义,贞固足以干事”论述元亨利贞,更与今本《乾•文言》同。这些传播记录再次表明其时《周易》之文本可能已形成了与今本基本一致的部分。
注意到,王子伯廖等4人之引用与医和、史墨二人之引用又有着截然之差异(句式上,王子伯廖之“其在《周易》”、司空季子之“是在《周易》”、穆姜之“是于《周易》”类于医和之“在《周易》”、史墨之“在《易》卦”,未知王子伯廖等三人同卜史关系如何,或谓受卜史影响较大,无形中接受了卜史的言语方式)。王子伯廖仅言之卦而未明言所引之《易》爻辞,另三人皆以“之卦”引《易》爻辞,而医和、史墨二人基本是以卦象引《易》卦。就四人所言可见,但凡举一爻不言该爻而言某之某,一种可能乃说明“之卦”这种筮法形式为人所熟知,而某之某得某爻,某爻为何在他们来说是张口即来的东西;另一种可能乃说明如今本《周易》这样的用六、九标明卦爻的形式至少在昭二十九年以前还没有形成,人们要引某爻只能采取某卦之某卦得某爻的形式 (此二者并非绝对对立之关系,即二者可并存)。



就《左》、《国》全部二十二条易例可见,除去占筮之例以外,征引《周易》卦爻辞者尚有庄二十二年、僖十五年(史苏)、僖二十五年、宣十二年、襄九年、襄二十五年、襄二十八年、昭五年、昭七年、昭十二年、昭二十九年、哀九年以及《晋语》(董因)、《晋语》(司空季子)等14例,其中包括了语句上与今本《周易》有异而意义基本相同者如僖十五年(史苏)1例,及间接引用者如哀九年、《晋语》(董因)2例(哀九年阳虎谓“帝乙之元子归妹而有吉禄”,化用《泰》六五爻辞;《晋语》董因曰“是谓天地配享,小往大来”,化用《泰》彖辞)。需说明的是,这些引用行为本身,不论是直接引用拟或是间接引用,表明《周易》文本的逐渐形成或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已开始作为文本为人们所使用(即《周易》成为所谓“引经据典”之“经典”)。而其中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僖十五年史苏所引(《归妹》上六)繇辞为“士刲羊,亦无 也。女承筐,亦无贶”,而今本、帛本皆作“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史苏所引与今本、帛本《周易》的差异应当可以看作是《周易》文本化过程中出现的文本差异(或阶段差异)。
此外,上述宣十二年、襄二十八年、昭二十九年等3例更是未经占筮而直接引用《周易》卦爻辞以资论辩。如表1所示,同类的例子还有宣六年、昭元年、昭三十二年等3 例(未占筮而引用易卦)。如果把穆姜言《易》(史官占筮,穆姜引《随》卦辞及论四德反对史官的意见)也看作是于占筮之外的话,则未筮而引《易》者共7例。尚秉和曾从易学发展角度论此数例,谓“古人之于易学,精熟如此,可随事取占,不必布蓍也” 此论虽的,但尚氏在感叹“神乎技矣”的同时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前文业已提及此数例之于《周易》之文本形成及其传播的意义。此数例实际上是“把《易经》与卜筮过程进行分离,把《易经》作为直接阅读的文本。《易经》在这个历史过程中被经典化,最终完成了它的彻底的文本化,为‘文本——解释’的纯粹精神活动开辟了道路。” 而正如前文分别卜史和其他人两个类以论述其时《易》之传播情况,此数例中除医和、史墨、蔡墨之外的3人加上襄九年穆姜共4人皆非卜史之属,他们作为“一般人”将《周易》作为直接阅读的文本使用,表明《周易》文本化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于卜史衰微之后,一般人使用《周易》的需要,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宗周社会信仰的淡化和理性精神的发展。同时如前文所述,《周易》的传播与其文本化也是互为因果,不可分离的过程。
〈表1〉
《左》、《国》易例 掌占者 卜、筮 史 医 其他 载明《周易》 占筮 引用
哀九年 阳虎(赵鞅) ○ ○ ○
昭三十二年 史墨 ○ ⊙ ○
昭二十九年 蔡墨 ⊙ ○ ○
昭十二年 子服惠伯 ○ ⊙ ○
南蒯 ○
昭七年 史朝 ○ ○ ○
孔成子 ○
昭五年 卜楚丘 ○ ○ ○
昭元年 医和 ○ ○ ○
襄二十八年 郑子大叔 ○ ○ ○
襄二十五年 史,陈文子 ◎ ○ ○
襄九年 史 ○ ○
穆姜 ○ ○
成十六年 史 ○ ○
宣十二年 知庄子 ○ ○ ○
宣六年 王子伯廖 ○ ○ ○
周语 晋人 ○ ○
晋语 筮、史 ○ ○ ○
司空季子 ○ ○
晋语 董因 ○ ○ ○
僖二十五年 卜偃 ○ ○
僖十五年 卜徒父 ○ ○
僖十五年 史苏 ○ ○
闵二年 卜楚丘之父 ○ ○
闵元年 辛廖 ○ ○
庄二十二年 周史 ○ ○ ○
统计 5 11(10) 1 11 14(12) 16 6
(案《周语》例本在成公时期,而其内容以晋成公初生为例则当归诸文公时期。《晋语》二例皆在重耳返晋之时,约在僖公二十三年、二十四年之间。又◎标记之“史”非一人,此处仅记为一人;⊙标记者存疑,暂列如此)

参见陈来《古代宗教与伦理:儒家思想的根源》三联书店1996年版,p50
参见马林诺夫斯基《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上海文艺出版社1987年影印本,p101
参见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中华书局(考古学专刊甲种第二号)1988年版,连邵名《商代占卜丛考》载《象数易学研究》齐鲁书社1997年版
参见刘大均《周易概论》齐鲁书社1988年版,p110
说见尚秉和解襄二十八年例“按语”载《周易古筮考通解》山西古籍1994年版,p93
说见陈来《古代宗教与伦理:儒家思想的根源》三联书店1996年版,p89



(《周易研究》2006年第一期)

发表人: 许蔚    3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16) Permalink

很久以前准备翻译的东西,没有进行下去,也保留在这里吧


星期日 四月 16, 2006 8:35 am


《德库拉》
布兰姆•斯托克

第一章
乔纳森•哈克尔的旅行

5月3日,比什特瑞查。

5月1日晚8:35离开慕尼黑,次日凌晨抵达维也纳;本该在6:46到达的,但列车晚了一个小时。仅以从列车上的匆匆一瞥,以及在街上逛了没多远所看到的来说,布达佩斯似乎是个不错的地方。由于我们晚点了,因此要尽可能的按正点出发,所以我不敢走得离车站太远。
印象中,我们正离开西部而进入东部;南部地区那些横跨此地深广壮丽的多瑙河的宏伟大桥把我们引入土耳其统治时代的传统氛围。
我们离开的正是时候,并且在夜幕降临前抵达了克劳森堡。我暂停旅程,在皇家酒店过的夜。晚餐吃了只黑椒粉料理的鸡,味道不错,就是咸了点。(记得告诉米娜这种方法)我问服务生,他告诉我这叫“贝希佳•亨德尔”,是地方菜式,并且我在喀尔巴阡的任何地方都能吃到。

我发现我那半吊子德语在这里还是很有用的,实际上,不知道没有它要怎么样才能撑下去。
在伦敦的那段自由时间里我去了趟大英博物馆,试图在那儿的藏书和地图中查找特兰斯瓦尼亚的相关信息;令我感到惊讶的是,为了要同当地的一位绅士打交道而预先了解一下那个国家基本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他所指定的那个区域在那个国家的最东边,正好处在特兰斯瓦尼亚、摩尔达维亚、布克维纳三州的交界处,喀尔巴阡山脉 的中部;是欧洲最荒蛮、最鲜为人知的地方之一。
但我没能够得到什么指引,我找不到任何标明德库拉城堡的确切位置的地图或者有关书籍。关于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像我们的奥单斯测绘地图那样的详细地图。不过我找到了比什特瑞查,德库拉伯爵指定的这个用来通信的小镇可是相当有名的。这里,应该要记下一些摘要,以便同米娜谈起我的旅程的时候好给我提个醒。
四个显然不同的民族组成了特兰斯瓦尼亚的人口:南部是萨克逊人,瓦拉克人(dacians的后裔)和他们混杂在一起;西部是马扎尔人,而东部和北部则被szekelys占据。和我打交道的是后者,他们宣称是亚提拉 和匈奴人的后裔。或许是真的,要知道11世纪时马扎尔人征服这个国家的时候发现那里居住着许多匈奴人。
从书中我得知,如同某种神奇漩涡的中心一般,喀尔巴阡地区汇聚了所有已知的信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的停留岂非相当有趣。(记得一定要问问伯爵)
尽管床很舒适,可我睡得并不好,整晚都被各种稀奇古怪的梦惊扰。并且窗外狗吠了一夜。或许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可能是吃了贝希佳的缘故,我把瓶里的水都喝完了,却还是感到口渴。临近拂晓我睡着了,然后被连续的敲门声所惊醒,据此我推测一定是自己呼噜声太大了。
早餐我又吃了贝希佳,还有一种他们称作马马里卡的玉米粥,和他们称作英布雷塔塔的掺蛋的五香肉,味道很棒。(把这个也记下来)
我不得不匆匆的用完早点,因为火车八点之前开车,或者说本该八点之前开的,因为在我7:30赶到车站的时候我不得不在车厢里等上一个多小时直到开车。
对我来说,向东边走得越远,火车越不准时。不知道这要是在中国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我们看上去整日都把时间浪费在这个国家的各色美景上。我们有时看见险峰上有小镇或者城堡,就像古老的弥赛亚书里的那种;有时经过河流、溪水什么的,从两岸宽广的石堤看去有如巨大的洪流。水流滚滚,两岸被冲刷得很干净。
每到一个车站都有一群群的人,有时候拥挤不堪,着装各异。其中有些人穿着短夹克、圆帽以及自制长裤,就像在家或者在路经法国、德国看见的那些农民一样;而其他人穿着则相当别致。
女人们看上去挺漂亮,近观则大煞风景,况且她们的腰都很粗。她们的衣服都是白色袖子,只是款式不同;大多数围着条飘丝的大带子,就像芭蕾剧里的服饰那样,当然里边有穿衬裙。
看上去最奇怪的要数斯洛伐克人了。他们戴着大牛仔帽、巨大而松垮的灰白长裤、白亚麻衬衫以及一尺宽、镶满了铜钉的巨大的厚皮带,比其他人更加野蛮。他们的裤子塞在长筒靴里,留着长长的黑发和浓密的黑胡须。尽管相当别致,但并不给人什么好感。台阶上,他们会马上坐下,就像一伙来自古老东方的强盗一样。不过,我听说他们不会对别人构成什么威胁,并且天生的缺乏主见。
黄昏时分,我们抵达了比什特瑞查,一个古老而有趣的地方。波尔各隘从那里通往布克维纳。由于那儿基本上处在边界上,所以多灾多难,并且也当然留下了不少遗痕。五十年前发生了一系列的大火,造成了五次严重的灾难。早在17世纪初,该地遭到持续三周的围困,战争伤亡加上饥馑与疾病,致使1,3000人丧生。
德库拉伯爵指示我去金克罗纳旅店。当发现那儿完全保留着传统的风格,我很高兴,因为我想尽量的了解这个国家。
我刚走近门便迎面瞧见一个兴高采烈的老妪,显然对我期待已旧。她穿着白色的衬衣和一条双层长围裙,胸前,背后紧裹着彩色毛衫,显得不太端庄,是很平常的农民装束。见我走近,她便鞠躬说道:“英国先生?”
“是的,”我答道,“乔纳森•哈克尔。”
她笑了笑,同跟着她来到门口的那个只穿着白衬衫的老头儿说了几句。
他离开了,但很快就带回来一封信:
“我的朋友。——欢迎来到喀尔巴阡。我急切的盼望着您的到来。今晚好好的睡一觉。明天三点勤劳的人就要赶往布克维纳了。在那儿,我为您准备了一个地方。我的马车将会在波尔各隘等着把您接到我这儿来。我相信您从伦敦到此的旅程已相当愉快,而您也将会乐意在我美丽的土地上逗留的。——您的朋友,德库拉。”

5月4日
我发现我的房东早已接到伯爵的信,信中要他为我保留马车上最好的位子。不过我仔细追问时,他却显得有些沉默,谎称听不懂我的德语。
这不可能是真的,因为此前他对我的德语理解得很好。而最终他像之前那样,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和他的妻子——迎接我的那老妪,惊恐地看着对方。他含糊其辞地提到他所知的一切仅仅是钱是装在一封信里送来的。当我问他是否了解德库拉伯爵,能不能告诉我有关他城堡的情况的时候,他和他妻子都划着十字,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除此之外就什么也不说了。然而就要出发了,我没有时间再问别人了,况且这只是完全出于好奇而非出于适意。
就在将要离开之前,那老妪跑来我的房间,惶恐地说:“一定要走吗?哦,年轻的先生,你一定要走吗?”她说话的时候十分激动,她的德语模糊不清,混杂着某种我完全不懂得语言。我只有靠问几个问题来应付她。当我告诉他我正在办一件很重要的

发表人: 许蔚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16)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许蔚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五月 202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连络 许蔚

Email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riosxu@hotmail.com

Yahoo Messenger

AIM Address

ICQ 号码

关于 许蔚

注册时间
星期三 十一月 03, 2004 8:55 pm

来自
南昌01天津05上海
职业

兴趣

留言板

许蔚
星期日 十月 07, 2007 9:42 pm

感谢各位的问候与支持!

黄崇超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6:44 am

拜访,祝你国庆节快乐!

风动
星期五 一月 19, 2007 7:41 pm

问好许蔚。

星子
星期五 十二月 22, 2006 10:04 pm

Merry Christmas!

星子
星期二 十一月 07, 2006 10:11 am

interesting.

good

frankjiang
星期六 九月 30, 2006 7:51 pm

祝中秋快乐!

frankjiang
星期日 九月 03, 2006 10:28 am

这里的诗歌还有剧本不错.拜读了一些.学习了

李智强
星期一 五月 29, 2006 3:32 am

问许老兄好!。。。

枕书然笛
星期二 五月 09, 2006 6:19 am

用小手爪子在这里按一下,嘻嘻~`

许蔚
星期日 四月 23, 2006 6:02 am

大家好!嗬嗬!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星期一 三月 20, 2006 5:01 am
文章数量
79
Blog(博客)历史
5904 天
回响总数
15
观看人数
1505002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