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今 的好友

好友名单: 晓鸣  和平岛  星子  高岸  蔡利华  何兆龙  凭阑  frankjiang  angel  华轩  李拜六  fuller679 
输入好友: 星子  艺芳  闲坐小窗  北夜  蔡利华  李智强  frankjiang  菲雨  秋天的枫叶林  黑色闪电  登志  司马策风  西席 
晓鸣:我行我素

晓鸣

记忆如何成为碎片

星期日 九月 04, 2016 3:51 pm

记忆如何成为碎片

最近看了两集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佩服之余是纳闷,选手们怎么能记得住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古典诗词万万千千,杰出的诗人词人都是性情中人,风格各不相同。成熟

的读者,总得有点个性偏爱吧。喜欢苏轼辛弃疾词的人也许也喜欢柳永李清照,或许还能接受秦观周邦彦,但很难想象还会去背诵张先吴文英。这种竞赛,倒像是选拔老少通吃,有

脑无心的花花公子读书人。

调侃归调侃,佩服还是真佩服。现在爱读书的年轻人真能读书。相比之下,我们这代人简直就是文盲。即使上过大学,也就只是识字份子。小时候记忆力强,该读书,却无书可读。

长大以后读书,读了也留不住,就像酒肉穿肠过。有牙的年龄没骨头可啃,等到有骨头的时候牙又啃不动了。旧时代私塾先生拿着尺子,记不住就打手心,才成就了那个时代的秀才举人们。做学问是终生的事,读书却真要童子功。

《中华好诗词》实际上是考”中华好记性“。我们小时候没有人打手心,读的书不系统,背诵更是任性,全凭喜欢。比如喜欢杜甫,能背诵他一百余首,包括一些长诗。对李白则敬而

远之,读读就过去了,只能记住他一些绝诗和五律,长诗一首都记不住。《琵琶行》和《圆圆曲》接地气,我喜欢并能记住,却记不全神仙一样场景的《长恨歌》。

当年记住的,忘掉了很多。很有趣的是这种忘却往往是选择性的。前几天在旧书中找到一张纸条,是很多年前列出的能背诵的杜甫诗的标题。我测试了一下忘记了多少,结果是记不牢大都是那些不怎么喜欢的。比如《咏怀古迹》,记得起四首,忘记的是其中最没有人物个性的关于刘备那首。《秋兴八首》,前面四首记得很清,模糊了的是后面四首,写旧都浮华奢侈的场景,当时读起来就很隔膜。《秦州杂诗》记得住的是后来反复回味的四首,其余的当时为背诵而背诵,时间长也就湮没了。


记忆总归要模糊的。择优而存,符合进化论,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海岛诗话

和平岛

墓志铭

星期二 十月 10, 2006 9:31 pm

墓志铭

如果有这样的一句话,能刻到他的墓碑上,那一定是刻骨铭心的。
这句话,我还没想好,但可以肯定,它将会是这样的:

1。没写过传世之诗;

2。崇尚自由,玩必极致;

3。大公无私,不徇私情;

4。不图名利,不上媒体;

5。不懂得烂漫,却喜欢女人。


10分钟之后,改为:

1。嗜好诗歌,却缺乏才情;

2。崇尚自由,却玩物丧志;

3。大公无私,却总徇私情;

4。爱好和平,却争强好胜;

5。不懂得女人,却喜欢烂漫。

星子天空

星子

三首诗入选安省诗歌协会关于爱的主题诗赛,贴两首

星期一 一月 26, 2015 2:21 pm

海面

高岸

黑人(组诗)

星期一 七月 14, 2014 11:52 pm

黑人(组诗)


1。飞机清洁队

她们如期而至
踏着楼梯
一步步登高
Alecia, Clover,Asha, Rhonda, Sanchia……
一串迷一样的名字
一张张炉火锻造的脸
黝黑 泛着青铜的光
仿佛天生就为劳动

跋涉的河流
泛着疲惫的波浪
开出的浪花如此美丽
如一群觅食的鸟
一上来就叽叽喳喳
放下工具
把廊桥当作临时化妆室
是谁突然大笑
露出洁白的牙
我的长发 卖给她们当作笑料

诚实是通行证
我宁愿相信她们的眼睛而不相信扫描仪
耳环 手镯 头巾
唇膏 画眉 发夹
掩盖汗味的香水......
带着拉美风味
Asha 是不是加勒比海的海风吹来了?
你的手臂像一条美人鱼一样波动

劳动 劳动
劳动是大地起伏的节奏
被夜空的月亮秘密记录
Rhonda 你为什么金子一样沉默
瘦长的身体如一根拖把
默默地来 默默地干活 默默地去
仿佛生活就是无言的劳作
在时间里留不下痕迹
清洁座位如清理鸟的内脏
吸尘器是代表你倾诉
还是喊出一只铁鸟的愤怒?

从舱口眺望远处的灯火
散落在跑道区的小蓝灯如开满田野的菊花
Alecia在客舱的过道里歌唱
声音饱满而洪亮
振得铁鸟欲飞翔
年轻 强健 浑身散发出牙买加人的活力
荡漾着加勒比海的阳光
脑海闪过一个画面
Alecia牵个小男孩走出飞机
我惊讶地发现她的秘密
如一朵黑玫瑰
种子被风吹散
黑色的血液在人群中流传
Alecia 你什么时候会忧郁?
在自己的厨房 还是月亮悄悄升起时的后花园?
那在人群中流传的是黑色的快乐

2。棺木

一节车厢停在机坪
里面是一桐棺木
一个死人静静地躺在里面
棺木伸手可及
站在生与死的边界
我思考人生哲学
一个人突然死了
是世界抛弃他 还是他抛弃世界
此刻 他孤零零地躺在这里
___一个风寒寂寥的世界
亲人远在它方
没有人前来同他说话
看着棺木上的文字
我在脸书寻找他生命的足迹

他出生在加勒比海 落日之城内格里尔
那里有阳光 棕榈 海鸥 波浪 渔船 沙滩......
有他光屁股童年的欢乐
那么 成年的意义是什么?
难道就是对童年欢乐的无谓抛弃吗?
成年如一根漂木
独自漂到大海
去经历波峰浪谷
颠沛流离不是古往今来孤独的故事
而是先人在蛮荒的沙漠中创造
千古流传的生存方式
人是圆规
迈开二腿丈量生与死的距离
在走到死亡之前
距离是无限的
死亡在旷野埋下陷阱
谁踏中 就到达人生终点
不要计算太阳落山的次数
不要计算多少山头像火车车厢一样向后退去
群山如大海一样静静地翻着波浪
多少希望落在地平线被黑夜淹没
饮不完东方喷涌而出的朝霞
踏不尽西方无边无际的晚霞
满天星斗是一台超级计算机运行的大数据
河流带走一片树叶孤独的身影
一个家族的轨迹如一条河流的轨迹
他的先祖如一匹骆驼在时间之海漫步
在西撒哈拉沙漠被强盗逮住
塞进一艘海盗之船
经过雷鸣电闪拉开的大海的地狱之门
漂过大西洋
在一个血染的黎明登上牙买加的海岸

青青的甘蔗林一望无际
像一面自由的旗帜在风中飘扬
但自由不属于奴隶
园主的皮鞭高高举起至高无上的权力
先祖的鲜血溅在甘蔗林上

饥饿像一根绞索勒住奴隶的脖子
生存如一条蚂蚁在死亡线上挣扎
烈日下劳动的奴隶挥汗如雨
跪地向天空乞求一块面包
大地上生长百草
但不生长公平
尊严的黄金只贴在骑着高头大马的园主脸上
奴隶从一出生 命运就将欢乐女神从喉咙推下悬崖
只留下忧郁老妇蹲守在脸的大门

谁说命运在出生时注定
不能在蓝天下修改?
当忍耐的绝缘体被高压击穿
黑色的沉默爆发出闪电
于是 一夜之间
甘蔗林齐唰唰竖起长矛的方阵
被奴隶的火把照亮
奴隶的呐喊震撼大地

他继承了先祖的姓穆罕默德
他继承了先祖的黑皮肤
但没有继承奴隶的标记
他继承了先祖浑厚的嗓音
他继承了先祖岩石的骨架
他继承了先祖澎湃的大海一样的血液
他继承了先祖非洲沙漠的胸膛
他继承了先祖牙买加丛林的密语
他继承了先祖一代又一代用鲜血换来的自由

他没有继承金银财宝
但继承了大地的遗产
和先祖留下的太阳

他如一只移动的鼓
身体内响着围绕甘蔗林的鼓乐
月光是一针麻醉剂
他的神经如甘蔗林一样竖立
长满散开的绿叶

先祖的火把深入群山

他闭上嘴唇的闸门
为了让思想的水位升高
他注目废弃在旷野的山脉的火车
因为烧完了奴隶的尸体的煤块而熄火
他对着群山呼喊
为了把沉睡的黑色的石头的羊群唤醒
他在山谷的图书馆阅读岩石之书
峭壁的书架上闪耀着交叉的阳光的刀剑
他站在山顶仰望月亮
如见群山的废墟之上还有瑰宝降临

他是先祖在大地上行走留下的影子
携带黑色的种子
古老的煤块
和一支孤独的歌
他从内格里尔到纽约
从纽约到魁北克
从魁北克到多伦多
在一个又一个城市的灯火中流转
像从一个港口到另一个港口
纽约的高楼大厦高耸入云
灯火从高空的窗口射下来
不知道哪个窗口的灯火属于自己
生存高于一切
他在纽约的街头流浪
在午夜的哈莱姆贩卖毒品
在一家夜总会当侍应
冒险闯入后台成为一个爵士乐队的击鼓手
面对流水的车辆
在公路旁边手舞足蹈 说唱快速变化的生活
凌晨5点在空荡的大街对着高楼的窗户呼喊
如对着峡谷的峭壁崖缝
除了自己的回声没有一个夜鬼探出头来
他走下地铁隧道用锤子敲打铁门
谛听海底的回声
他沿着街道的峡谷一直走下去寻找出口
街道无限漫长
他用针头抽出一筒夜色测试夜的深度
没有一个蚊子从地下飞出来问他走向何方
没有一颗星从教堂的尖顶上露出眼睛关注他的信仰
没有一个外星人坐在飞碟用仪器监测他的脑电波
怎样在神经的森林里像闪电一样传播
没有一个像砍甘蔗一样被砍头的奴隶的鬼魂埋伏路边
偷听他脚步的鼓点
只有他的影子___一个囚禁的灵魂
推开后门逃出身体的房间
却被他脚上的绞索套住后腿
不得不像野鬼一样把他跟随

他在阳光下返回街道
昨夜仿佛一场梦幻
夜色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前只有人流汹涌
像被一场大风驱赶
姓名 肤色 容貌 性别 工薪 美元 爱情 穷人 教士
亿万富翁 享乐主义 种族主义 民权主义 阶级斗争
先祖高举奴隶的拳头站在血液的洪流的源头呐喊
一切都微不足道
一切都像血液澎湃一样微弱无声
他像一叶无助的小舟卷入漩涡

他迷失于魁北克的城堡
囚禁着古老的时间
秋天的落叶如大厦崩溃
一场大雪清理时间的债务
股票在悬崖上跳水
一个财产被强盗抢光的人
一个智力被波浪曲线打败的人
一个因悲愤而头脑充满气体的人
在交易单的废纸上行走

命运逼迫山脉转移
在多伦多把自己贱卖给一家金属工厂
机器的噪音如打击乐灌入耳朵的隧道
为了涨工资他领导工会与资本家谈判
为了自由他裸体站在同性恋的游行花车上挥舞旗帜
为了让加勒比海河流横穿北美
他创办加勒比海节
在万人聚集的海洋
他身披鸟翅用鼓起的肌肉敲击一只巨型钢鼓
先祖的血液又在他的胸腔澎湃
他从大街的喧嚣回到一个人房间的孤独
坐在酒吧看日子又从宁静的角落开始
听Waitress 的银铃笑声划破发霉的时间
用酒精测试爱情的纯度 浓度和速度
使古老的书信从此失传
婚姻是迈不过的月亮门槛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就让它留在月亮的荒岛无人抵达
在高楼的空地上对着漂浮的云彩用酒瓶虚掷时光
让人群像蚊子一样飞走不要来打扰
当时间的脚步慢下来
给昨天的废墟打个电话
光之屋在那里坍塌
光之横梁横七竖八
上帝失去藏身之所
碎裂的思想从缝隙中长出荒草
总以为手里的时间是一根无限长的丝线
从不相信自己会像一根丝瓜藤一样变得枯萎
有一天 突然发觉
时间关闭了耳朵的洞门
腿像被蛀虫蛀坏的梁柱
支撑不住年久失修的房屋
为什么肚皮上长这么多废肉
肚子却不能像啤酒瓶一样储存快乐
他在机器的轰鸣中突然倒下
医院的死亡证书写着高血压
高血压如巨浪冲上峭壁
冲上瘦骨嶙峋的骨架
在一个月光之夜
高血压如一个气浪
推出他身体的舢板在初恋的狂潮中漂游
人死了就是踏中旷野的死亡陷阱
应该就地沉入地下
太阳的升落从此与己无关
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回加勒比海?
难道旷野太孤单?
难道旷野都是野鬼?
难道童年的幻影
还在那沙滩 凉亭 房屋 的阳光中出没和嬉闹
他要让自己的灵魂日夜与它作伴?

三个黑人装卸工走来
默默地将棺木抬上传送带装进后舱
他的灵魂化作一颗星
被夜空输运
一个工人靠在棺木上
借着月光
阅读一本《秋之书》


3。搬运工

我的汗水浸入行李
我的能量被行李吸收
我的时间被行李吞噬
我的热情被行李嘲笑
我的生命被行李损耗

当时针指向午夜
我希望传送带停止运动
飞机停止起飞
地球停止转动
所有的噪音落入深渊
让我有片刻的宁静歇息
我不用冒着凛冽寒风
露天开着行李车
像疯子一样在机坪的冰雪上横冲直撞
冲着死鸟一样的飞机发泄我的愤怒
我可以节省今天最后一点力气
不把它白白交给冷漠的行李
而把它化作一声问候给我的家人____
他们正等待我回家
作为一个父亲和丈夫____而不是一台机器
给他们一个温馨的夜


成吨的汗水
并没有增加我的财富
与老板的财富相比还是悬崖那样陡峭
可望而不可及
贫穷 使我像海水一样匍匐在峭壁下
失去人的尊严


世界是一台旧机器
我出生时就在运转
专家们能干什么
出问题修修补补
我的劳动始终没有出现在利润公式里
价值被资本掩盖
在经济危机的黑洞的边缘
政客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
一切努力是为挽救资本权力还是普渡大众?

夜空的列车装满星星
呼啸而过
突然翻车
星星坠入深渊
世界一片死寂
上帝依旧没有改变倾斜的权力体系

山凹上的老蔡

蔡利华

晨曦

星期日 十一月 21, 2010 6:55 pm



很久没有在这样的清晨走进你的辉煌
灿烂的没有一丝做作就为我新的一天诠释注解
我期望从高耸的铁塔上找回几十年前的印记
为自己曾经年轻的生命拓展满天彩霞

不能说我醉倒在一路的霞光中
崛起的城市以自己的意志使飞翔的青鸟臣服
一种指正面向血红的阳光,令假设在薄雾里稀释
能看出更远吗?诸神的意志能越过太平洋的波涛?

阳光呀,我直指你的辉煌,在我可能跳荡的生命中
我不能回避你的浑厚,你的博大,你的至高无上
我不会迷蒙的眼光失落进午间的大渊居时静观
来去的路途就这样在晨曦中玉带般飘起

渴望一次更大的超越,让阳光把我彻底的照透
薄雾中时远时近的笛声可能翻越了高山大川,
此时从云翳里喷薄出所有的梵音绕过凝固的城市
以不可解的密码打破潜伏我心中的安宁

2010-11-21

Dressing Table

凭阑

avatar

星期三 六月 25, 2008 9:06 pm

华轩

华轩

黄昏别赋

星期日 二月 14, 2010 2:17 am

你是时光序列掰落的一粒单细胞 , 在等待中分裂。
人生尽管许你岁月, 但有回车,哪丛深陷的时间叠加了过去, 仍然无法辨识。 因为记忆,面临被自我解读与再创。
你是你 ,又不尽是你。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一道巧夺天工, 却不作用来倒叙时光

你是一个时代芡在画屏的一抹水彩, 被微光诵读;
像一位百战不殆的将军隐退, 被田园倾慕 ;
像卸妆的美人,铜镜前,坐成怀思、 。

李拜六:引杯看剑听长啸

李拜六

有朋友问

星期一 二月 16, 2009 10:41 am

这里为什么不再更新。抱歉,李拜六的博客已经转移至http://blog.sina.com.cn/libailiu2008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那里看看。谢谢。